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xg576.com >

法国来信-观察者网-中国关怀 全球视野

发布日期:2019-11-08 08:28   来源:未知   阅读:

  法国,在中国人的固有印象中一直和浪漫、文艺、时尚等词语分不开,然而随着欧债危机的进一步恶化,失业、治安混乱、富人外逃等问题接踵而至,阳光明媚的法兰西渐渐呈现出更多阴暗面于世人。观察者网包括郑若麟、宋鲁郑、边芹在内多位专栏作家通过自己多年旅居法国的经历,为您呈现不同的视角来重新审视这个欧洲大国,以伺厘清中法乃至中国与整个西方世界之间关系正在发生的变化。

  21世纪初中国经济的总体实力远远落后于法国,然而希拉克滔滔不绝地为其“中国第一论”阐述整整十来分钟。拜年原则上属于“私人性质”,这种场合总统所说的话,记者约定俗成,不予报道。今天回想起来颇为可惜,因为这也许是西方国家元首中最早做出中国未来二十年将走向世界第一的大胆预测。

  “将属于凯撒的还给凯撒”,但今天,法国的公共权力机构却没有能力再去碰触属于“凯撒”的蛋糕(货币主权)。由于欧盟国家之间的用工成本恶性竞争,法国作为一个社会机体其产生价值的渠道越来越少。对中国读者来说,如果想用金融寡头掠夺并积累财富,失败案例就在眼前。

  马克龙的欧洲复兴计划,把“欧洲优先”放在了首位,他希望欧盟能够有一个统一的立场。但是,马克龙并没有说到重点,基本上回避了欧元区改革这个充满争议的话题。欧盟内部都不统一,怎么是别人分化呢?

  翻译最忌讳把西方的概念中国化,从而用中国的心态去认识西方。如“拂袖而去”是中国的一个非常典型的动作,当我们用这词形容西方人生气的时候,实际上就把西方人生气时的神态甚至心态中国化了。

  你们可以为中国自豪。多个世纪以来,世界一直由西方主导,而现在它的重心正朝东方偏移。我的中国朋友们在完全融入法国社会的同时,同样对中国保持忠诚,而这一点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你们绝没有忘记父辈或自己曾生活过的祖籍国。

  在法国生活久了,我还是能理解,这样的大招也就只有法国人才会想得出来,太符合法国国情、传统和民族特色了。正如大辩论前马克龙向全国发出长长的公开信,开头就言:“法国跟其他的国家不一样”。这个不一样,就是法国是一个太好辩论的国家,高谈阔论似乎是法国人的基因本能。

  著名的旅游圣地香街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既有白烟也有黑烟。白烟是催泪瓦斯,黑烟是抗议者点燃和回击的武器,中间自然还夹杂着(警方的)水柱和(抗议者的)石头瓦块、闪光弹、燃烧弹。真是火光与浓烟齐飞,水弹共长天一色。

  西方其实并不关心中国是不是真的能“民主化”,而只是希望中国能分裂得更小、更可控。只要能源源不断给西方提供能源、廉价劳动力或是其它价值,你是封建国王还是议会选举,西方难道线

  一个饱受国民抗拒的领袖,在国际舞台上的发言又会被认可和接受多少呢?新官上任三把火,年轻首脑固然给沉闷守旧的制度带来了新活力,但放火的人总要能控制火情才行;有本事放火、没本事治火的结果,要么是火卷山林,一片灰烬,要么是有头无尾,火尽政息。

  马克龙这次去中国,还是端着一个相当大的架子,并没有处处“委曲求全”。很多人关注他没有在人权问题上给中国人“上课”,似乎并没有足够地注意到,在重要得多的贸易谈判中,在一带一路等问题上,他和他的代表团可是非常顽强。

  历史上看,一个国家向另一个国家赠送宝马往往意味着寻求保护之意。根据传统礼仪,这种形式的外交礼品,是要送上一匹种公马,而不是送上一匹骟马。“这些外交传统都差不多忘光了。如果是在18世纪,甚至19世纪,弄不好会引发一场战争”。

  马克龙是否要从默克尔那里接过领导号角?不是的。因为,他清楚,他需要她的务实政治经验,以及妥协和解决问题的才能。若无这位德国总理,他不会有多少机会。只有联手,两人在欧洲才多少还算得上强人。

  马克龙上任以来,创下了希拉克以来新任总统民意跌落的纪录。他后来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开展多边外交,频频出现在国际舞台上,使得法国人看到了法国在大国政治上指点风云的身影,极大地提高了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又成为以后民意反弹的基础。

  在法国,财团已超越国家,它的资产已经达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首先它是世袭的,其次它是不透明的,财团里面你要去挖一些丑闻很困难,除非内部有人叛变出来,但这种可能性非常小。它在政府和国际机构里有无数代理人。

  中国一位副国级领导访问法国,出行有摩托车开道。在准备回国往机场开时,由于堵车车队停下,居然有两辆摩托车冲过来,砸玻璃窗抢了包就走。假如欧洲某国副总统在中国被抢,是不是会成为全世界头条?但是我们不报,没有人知道。